上海老底子藏圖(4)——外灘

   

懷舊是一種情緒,懷舊是一種時尚。比如,翻開老照片,一張照片、一段住事,所包涵的意義并非話語所能簡單描述的,而一些歷史的角落也正因為這些老照片的存在而變得逐漸清晰、變得逐漸鮮活起來!

透過發黃的老照片,回望這些細節,也讓我們仿佛伸手便觸摸到了昨天經歷過的種種痕跡,握在手心的是如此讓人動容的線索。

精致與奢華已經是人們腦海中對上海不容辯駁的第一印象。從近代到21世紀,上海始終處于中心焦位置。十里洋場,上海曾經硝煙彌漫,曾經歷盡豪門情仇,曾經充滿傷感曖昧……?

現今的上海,依然豪華大氣,依然高貴時尚。歷史的塵煙,都化在一幢幢有記憶的老房子里。昔日的恩怨情仇已經隨風而逝,成為一道道食色大餐供今天的吃客們茶余飯后談笑風生……

上海老底子藏圖
外灘

4



上海外灘歷史微視頻

外灘本沒有路,1843年開埠前只有一條船夫踩出的纖道;1848年,沿黃浦江岸修筑了一條鵝卵石煤屑路;1865年,馬路擴建、修善,同時鋪設了人行道,建起了煤氣路燈桿,馬路取名為揚子路;1890年,經過多次擴建,在人行道和車行道中間,鋪設了草坪,人行道鋪了瀝青和花崗石混合路面,路旁還種了一批垂柳,馬路更名為黃浦灘路,因其位于上海縣城廂之外,便被稱為“外灘”;1921年,大部分路面改為瀝青,車行道拓寬,路中央還設有停車場;1945年,黃浦灘路改名為中山東一路。

▲1849年外灘第一代建筑

▲19世紀的外灘

▲1868年外灘的法國碼頭

▲1876年的外灘

▲1876年的外灘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初的外灘

▲1880年的外灘

▲1889年的外灘

▲碼頭 1891年

▲19世紀末外灘黃浦江邊

▲黃浦江邊

▲二十世紀初期的外灘——“纖道”為碼頭所占

▲二十世紀初期的外灘——沒有堤防的外灘

▲二十世紀初期的外灘——林蔭大道

▲二十世紀初期福州路廣東路外灘建筑

▲二十世紀初期福州路外灘建筑

▲二十世紀初期的外灘——車水馬龍的外灘

▲二十世紀初期的外灘——海關鐘樓

▲二十世紀初期漢口路外灘中期建筑

▲二十世紀初期外灘中期建筑

▲巴夏禮銅像1890年建,外灘南京路和北京路之間

▲歐戰(一次大戰)紀念碑落成

▲外灘花園

▲20世紀初的外灘公園

▲20世紀初的外灘公園

▲外灘公園(今黃浦公園)大門口,“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告示牌

1900年后公園出現了寫有“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成了中國人的屈辱象征。

▲伊爾底斯紀念碑,北京路外灘,外灘公園(今黃浦公園)的南萆坪上

1898年11月20日由上海德僑社團建立。1918年12月2日晚,時值德國戰敗,紀念碑于1918年12月被一批仇恨德國人的英美僑民推倒。時值一戰德國戰敗,中德已斷交。1922年中德復交以后,德國人將此碑移到大西路海格路(今華山路延安西路)的德國僑民文化娛樂中心的草坪上,解放后此地修建靜安賓館,紀念碑整體被收藏于上海歷史博物館。

▲1937年在外灘的納涼者

▲1894年外僑在外灘舉行追悼儀式

▲1912年在外灘舉行的慶祝英王加冕儀式

▲1912年在外灘舉行的慶祝英王加冕儀式

▲馬嘉理紀念碑,蘇州河灘路(今南蘇州路)口

馬嘉理紀念碑,原位于外灘和蘇州河轉彎處,外白渡橋南端,1909年道路拓寬時移進外灘公園(今黃浦公園)東南角,系用大理石雕鑿而成。1941年被日本占領當局拆除。

▲赫德銅像(九江路外灘)

赫德銅像建成于1914年。雕像上的赫德身著西式大衣,反剪雙手,略微低頭,一臉冥思苦想的神色。據說,海關職員最后一次見到赫德時,他就是這般神情。l927年,海關新樓落成后,銅像被移至大樓對面的空地上(今陳毅廣場),注視著外灘川流不息的車輛與熙熙攘攘的路人。

▲和平女神像(又名“和平女神紀念碑”和“歐戰紀念碑”)

和平女神像,位于愛多亞路(今延安東路)外灘,面朝西,1924年2月16日落成,是為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由上海的英美法僑民團體建立的戰爭紀念碑。頂部是一組青銅鑄像,主體人物為勝利女神,她左手撫一戰爭中失去父母的兒童,以使他不再遭受傷害,右手正欲放于一位失去兒子的母親的頭頂上,以撫慰她心靈中深深的創傷,紀念碑的碑身面上,鐫刻著紀念文字和在一戰中死難的上海僑民的姓名,兩旁裝飾銅雕的盔胄盾甲等古代戰爭用具。碑座背面,“功炳歐西,名留華夏”八個大字,赫然而書。作者沒有宣揚勝利者的驕傲和失敗者的悲哀,而是將一種祈望和平,反映人類普遍情感的涵義賦予這組雕像,因而很快被旅居上海所有國籍的人所接受,無論原協約國還是同盟國的人士無一例外地都獻上了鮮花。可惜這件優秀的藝術品存在的時間并不長久,1941年底,日本侵略軍跨過蘇州河,日本占領當局將和平女神像被野蠻地拆下,兩邊銅雕的盔胄盾甲等古代戰爭用具被毀掉,熔鑄成炮彈,至于碑面的文字則被全部磨去。1945年8月抗日戰爭終于勝利,日本投降后,將拆下后尚保留著的女神像歸還給了英國領事館。

▲20世紀初的外灘

▲上海《點石齋畫報》報道外灘“英皇子觀燈記”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外灘已具有大都會氣派

▲20世紀初的外灘摩天大樓

▲20世紀初的外灘 匯豐銀行、江海關等大樓

▲1921年的外灘(其中匯豐銀行正在建造之中)

▲1923年外灘的景象

舊上海的精華在外灘,外灘的全盛時期出現在20世紀20年代,國際商業巨頭對這里表現出巨大的興趣,貿易公司和銀行紛紛沿著它建起宏偉大廈,世界各地不同建筑在這里匯集,風格迥異又和諧統一,外灘建筑群是財富和地位的象征,林立的銀行大大廈、央行大樓記錄了舊中國金融發展的風雨歷程,印證了這條“東方華爾街”曾經顯赫一時的繁榮景象。

▲1923年的外灘

1921年匯豐銀行以4000兩銀子購買南側外灘11號別發洋行和10號美豐銀行的房地產,與原匯豐銀行大樓一并拆除,在此基礎上,斥資千萬,委托公和洋行設計,英商德羅.可爾洋行承建匯豐銀行新大樓,1921年5月5日,新大樓奠基,1923年6月23日新廈落成。

▲1925年的外灘

▲1926年的外灘

▲1928年的外灘

▲1930年的外灘

▲1937年的外灘

▲1941年日軍占領下的外灘

▲俯視外灘(四十年代)

轉自網絡


上海老底子laodizi

每天為儂送上精彩文章一組

打開塵封的記憶,尋覓往昔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