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申風煙

       

春申風煙

山中日日試新泉,

君合前身老玉川。

明陳繼儒句題春申風煙,云間二十品之一,春申君戰國四公子之一,松江新橋春申村建春申祠。

春申君祠堂

上海在古城松江新橋鎮春申村重建的春申君祠堂。上海別稱申城及黃浦江之得名,皆源自戰國四公子之一的楚之春申君黃歇。

重建的祠堂占地500平方米,為仿古民居建筑。室內設有春申君史料及松江古跡、歷史名人名作陳列。著名松江籍的學者和書法家施蟄存、程十發、鄭為,為祠堂題寫了匾額。祠堂西面為大型銅雕照壁“上海之根”,展現松江兩千多年的歷史文化。

戰國時與齊之孟嘗君、魏之信陵君、趙之平原君齊名的楚之春申君,自公元前248年從淮北改封于吳地(今蘇州一帶),今上海在其封域之內。相傳春申君曾在今松江的春申村居住過,歷史上曾留有其祠堂,此次是在原址上重建。

相傳現黃浦江下游一帶曾是一片荒涼的沼澤地,其中央蜿蜒流淌著一條淺淺的小河。常泛濫成災,人們深受其害。春申君黃歇不辭辛勞帶領百姓疏浚拓寬治理,使得水暢其流。以后經過千百年的時光變遷,后人的不斷治理,以及江水的沖刷,黃浦江成了現在的樣子。人們感激黃歇的恩德,便將這條大江稱作黃歇浦,簡稱黃浦,又名春申江。當然這只是傳說,歷史上黃浦江的治理與得名并不是這樣,但這并不妨礙人們對春申君的紀念。2002年9月,上海申博成功的歡慶晚會上高唱的第一首歌就是《告慰春申君》,同年春申君祠落成。

春申君祠座落在上海市松江區新橋鎮的春申村。據介紹,春申村相傳曾是黃歇開浚浦江時的“指揮所”和居住地,附近春申江、春申橋、春申塘等古地名亦沿襲至今。民間有兒歌傳唱:“啷啷啷,啷啷啷,爺娘去開黃浦江,然后再開春申塘,領頭的大爺叫春申君,住在伲村黃泥浜。”春申村因江而得名,近五公里長的春申江蜿蜒繞村。

祠堂前有一個大大的院子。院子里石子鋪成黑白交錯的方格狀的園地,中間一條方格水泥路。周圍種了些花草樹木,兩邊還有圍廊和涼亭。古樸典雅,亭廊回轉,綠水環繞,祠堂的西面是一堵高3.6米、長36米的大型青銅浮雕照壁“上海之根”。銅雕生動地展示了春申君重要生平活動和松江悠悠兩千多年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場景,波瀾壯闊,氣勢恢宏。春申君祠不僅延伸了上海的燦爛文明史,而且向世人開啟了一扇透視上海傳統文化的窗口。

中國名為“春申君祠”或墓的地方很多,蘇州、無錫、淮南等地都有。當年春申君呆過的地方,人們為了紀念他為民造福,都會為他建墓造祠。古代司馬遷曾經在其舊時奢華宮室前生發出感慨:“吾適楚,觀春申君故城,宮室盛矣哉!”對一個經歷戰亂頻仍的戰國末年及秦漢之間,依然能保存下來供太史公憑吊的楚國都城,不能不說是個奇跡。而唐代詩人張繼在空見一座后人修建的春申君祠,寫下這樣的詩句:“春申祠宇空山里,古柏陰陰石泉水。日暮江南無主人,彌令過客思公子。蕭條寒景傍山村,寂寞誰知楚相尊。當時珠履三千客,趙使懷慚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