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進行時】從紹興銅雕看中國非遺——為什么美麗如此孤寂?

           

實踐團隊:匠將鏘小分隊

實踐成員:胡晗雪? 盛清慧 ?王楠 ?孫筱琪

實踐時間:8月5日至8月11日

實踐地點:浙江省紹興市

實踐主題:探尋紹興銅雕,保護和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創新文化產業發展新思路

留住手藝,傳承匠心

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發展過程當中,我們的先輩曾經創造了無數巧奪天工的藝術珍品,小到器物,大到恢弘的建筑,在這些令后輩、令世界驚嘆的智慧、技藝、創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品當中,無不閃耀著大國工匠精神的光芒。

然而,日益發達的機器生產使那種凝聚在一針一線、一刀一鑿中的古老詩意、充滿創造性與個性差異的美,都消失在千篇一律、毫厘不差的圖案和“一刀切”的制作模式中,傳統手工藝逐漸消失,不朽的工匠精神也在漸漸凋零。

在基于此社會背景的基礎上,我們通過紹興銅雕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把目光重新聚焦在那些手藝人身上,通過走訪當地手工藝人,感受他們的匠人情懷,深入了解傳統手工藝文化,喚起大家對于傳統手工藝的重視,讓它退出歷史舞臺的腳步慢一些,再慢一些。

感受紹興銅雕的魅力

紹興銅雕歷史悠久,源遠流長。早在春秋戰國時期,紹興就有青銅器的鑄造和雕刻技術。據《越絕書》記載“姑中山者,越銅官之山也,越人謂之銅姑瀆”。民國以后(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結合銀樓金銀加工工藝,把用于銅器、錫器繪刻加工的技法逐漸移植到小型平面器物(墨盒、鎮尺等)上。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逐漸向以生產純藝術品為主的大型平面板材發展。然而現如今,銅器已經遠離了人們的生活,越來越少的人知曉銅雕這門精湛技藝的存在,如果沒有手工藝人的堅守和傳承,也許不久的將來,它便會退出我們的歷史舞臺。

▲攝于紹興趙秀林銅雕藝術展

01

上下求索??? 探訪趙氏、朱氏銅雕館

8月6號上午9點半,我們按照原定計劃來到紹興書圣故里趙秀林銅雕館。

我們首先參觀了銅雕館藝術作品,在店長的講解下,我們對紹興銅雕作品和趙秀林大師的銅雕探尋生涯有了初步的了解,與店長的深入的交談中,我們觀看了有關紹興銅雕的講解視頻,了解了有關趙秀林大師銅雕風格轉折點事件和現今趙老為銅雕藝術傳承和發展所作出的貢獻和努力,銅雕作品的作成過程和生產工藝以及目前的銷售情況、創新產品與銷售盈利的關系等等。

下午2點,我們在趙秀林銅雕館店長的指引下,來到了魯迅故里—紹興朱炳仁銅雕館。

我們首先參觀了銅雕館藝術作品,發現其銅雕風格和趙秀林大師的銅雕藝術有著截然不同的地方。

同時我們也從店長那里了解到朱炳仁銅雕生產車間信息、生產流程和銷售狀況,以及銅雕手藝傳承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朱炳仁銅雕生產流水線的解決方案、市場售假問題的深入探討、銅雕人工打造和商品化生產發展的矛盾和統一問題、朱氏銅雕未來發展規劃等等。

02

傾杯暢談??? 大師與銅雕的“曠世情緣”

8月8日下午,“匠將鏘”小分隊來到紹興趙秀林銅雕館,拜訪趙秀林大師。

趙大師剛結束工作室的工作,便風塵仆仆地趕來銅雕館,熱情地與我們交談。在與趙大師交流中,我們從手工藝傳承者的角度了解到政府對民間傳統手工藝的傳承與發展、對老藝術家的關心與支持力度仍有很大欠缺,這也是銅雕技藝傳承困難、漸趨消失的一個重要原因;

談到趙氏銅雕創作的靈感來源,我們了解到趙大師以著名優秀歷史人物、紹興當地風土人情為源泉,扎根現實,同時積極融入年輕的創新的思想,賦予作品更大的活力;談到傳承,趙大師從其幼年學習銅雕講起,逐漸鋪平了堅守傳承銅雕的艱辛之路,也讓我們欣慰于趙大師開課講學、編寫教材、四方游學的后繼傳承之路;

談到銷售,趙大師緊跟潮流,采用網絡直播現場拍賣的形式,結識了一大批熱愛銅雕的人士,以人為本,將銅雕技藝逐漸發揚光大。

通過本次訪談,我們看到的趙大師,時而幽默風趣,時而嚴肅認真,還親自為我們進行制作展示,平易近人。“叮叮當當”間,趙大師敲出的是對紹興風土人情的喜愛,對名人歷史的追憶,對德與性的堅守。金石可鏤,鍥而不舍,希望我們能夠為銅雕的傳承與發展做出貢獻。

03

返璞歸真??? 走進非遺館及創作基地

紹興職業技術學院是趙秀林向學生教授銅雕技藝的主要基地之一,在與大師提前取得聯系后我們得知,他將于8月9日下午在學校工作室與自己的弟子們合力完成幾幅大型作品,在經過大師準許后,我們有幸能到現場觀看。

大師純熟和精湛的繪畫技藝表明,要想完成一件精美的銅雕作品,僅僅有熟練的雕刻技法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掌握爐火純青的書法和繪畫技藝,由此可見一幅銅雕作品傾注了一位手藝人多少的付出和心血。另外,大師還在有關作品題材及內容的選擇上向弟子們提出了作品要緊跟時代潮流、結合社會發展的看法和建議。

之后,團隊四人又前往紹興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在銅雕展廳參觀,通過銅雕區工作人員的介紹,進一步了解銅雕在非遺保護方面的現狀。

在大師行云流水的筆法中,我們看到了大師多年來的沉淀和堅守;在大師對徒弟的諄諄教誨中,我們看到了大師決意傳承的勇氣和決心。無論時代如何變遷,改變的是老手藝人們對作品題材和內容的表達和呈現,但是他們那精益求精,持之以恒的匠心精神將永不褪色。回歸本心,留住匠心。

04

感悟體會? 為什么美麗如此孤寂?

小到銅雕,大到非物質文化遺產,其生命力正是根植于與人們生產生活的密切關系。在當代的社會條件下,我們無法重構非物質文化遺產逐漸消逝的原生土壤,我們既不能讓歷史發展倒退,也沒有權利要求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群體一直生活在傳統的環境中,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當代的傳承,只有根植于當下的社會土壤,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有效傳承保護,僅靠認定非遺項目、傳承人或建立文化生態保護區是不夠的。

中國的很多非物質文化遺產,無論是紹興銅雕,還是其他即將泯然于世間的非遺文化財產,在傳承過程中都出現了斷裂。或是僅在幾個傳承人中“孤芳自賞”式的傳承,或是在文化生態保護區內“與世隔絕”式的傳承,而與人們的現實生活幾乎沒有交集,不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初衷,亦不是非遺保護的長久之計,因為這種“孤芳自賞”或“與世隔絕”的傳承方式一旦失去了外界的幫扶就會走向終結。

我們不禁發出疑問,質疑目前非遺文化保護體系是否真的行之有效,質疑情懷與利益的兼容性,質疑非盈利的文化財產是否真的就與這個現代化的時代格格不入?誠然存在種種威脅,我們仍然相信,機器的轟鳴、時代的鐵蹄中會留下一片凈土,就像避免踩到花的老虎一樣。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有效傳承需要其重新建立與人們生活的各種聯系,雖然非遺在當代無法再恢復傳統社會在人們生產生活中所占據的核心位置,但它可以重新融入我們的生活,繼續成為當下社會生活與文化的組成部分。非物質文化遺產只有“活”在新時代,才算“活生生”的生命存在。

文案:胡晗雪? 盛清慧? 王楠? 孫筱琪

視頻:王楠? 孫筱琪

圖片:胡晗雪? 盛清慧


往期實踐推送回顧

近期熱門文章

·END·

華理商之潮